【烟台】烟大保洁员吃学生剩饭:其实都“不差钱”

中午1点多,保洁员们聚坐在一起,开始享用剩饭“大餐”。本报记者 韩逸摄

中午1点多,保洁员们聚坐在一起,开始享用剩饭“大餐”。本报记者 韩逸摄

烟大保洁员吃学生剩饭,上了新闻联播。保洁员们的做法,你能做到吗?对此,您有何看法?欢迎跟评。

本报记者 杨玉丽

“爱惜粮食是每个都应该做的,没想到我们做的这点平常事,引起这么大影响。”从10月17日本报刊发“烟台大学七位餐厅保洁员吃大学生剩饭”报道以来,从地方到中央的的媒体不断跟进报道,甚至还上了新闻联播,7名保洁员还是依然故我,做自己该做的事,用自己的行动默默影响着身边的每一位大学生。

餐厅保洁员,其实“不差钱”

62岁的吴明华来自吉林,儿子已经成了家,作为小学退休老师的他每个月都有退休金,“不差钱”的他就是闲不住,来到烟台大学做保洁员,每月2000元,还有300元的伙食补助。

老家四川的罗玉龙比吴明华大三岁,干起活来一点也不示弱,身材不高的他推着一百多斤的泔水车还能一路小跑。罗玉龙同样“不差钱”,他的儿子儿媳就在烟大七餐四楼开餐厅,每天都能给他新的饭菜,而且免费,但他仍然愿意把菜端过来,和其他保洁员一起吃学生剩饭菜。

66岁的张明在7名保洁员当中年纪最大,他妻子是烟台莱山区人,村里每年给的分红两口子都花不完,可张明还是坚持要出去工作,虽然家人反对他吃学生剩饭,但对浪费粮食的现象,他实在看不下去。

吃学生剩饭,开始也难为情

身为班长朴龙焕说,今年5月份,他们看到全国上下都在搞“光盘”行动,他就提了一句,“大家都在‘光盘’,咱们也‘光盘’吧,给学生也带个头。”他的提议得到了其他六名同事的支持。

今年五月份刚开始这么做的时候,保洁员张女士等人还有些不好意思,每次都是悄悄把馒头等装到塑料袋,趁人不注意的时候,集中到餐厅一个桌子上;有时候是看盘中餐扔了可惜,就悄悄侧过身塞到自己嘴里。

虽然有些难为情,可还是一坚持就是五个月。10月17日,本报记者采访他们时,他们还不太愿意让大家家知道,他们捡大学生的剩饭吃,恐怕别人知道了笑话他们。

吃剩饭上报纸,曾被别人笑话

10月18日,保洁员张女士曾经抱怨说,因为吃剩饭的事上了报纸,她被三楼的一些保洁员笑话。后来她还是顶着压力又坐到了集中了剩饭的桌子旁。“这样做是号召大家都节约,我仔细想想觉得不丢人。”

一直坚持吃剩饭,罗玉龙的坚持也换来了儿子罗国胜和儿媳的理解,吴明华的家人也从报纸上知道了他吃剩饭的事情,从不解逐渐转变到默许。

朴龙焕是七名保洁员的班长,也是吃剩饭活动的发起人,但对外话却极其少。知道他们吃剩饭后,一名私营老板还曾经取笑他:“老朴,舔干净不丢人,你舔干净了吗?”朴龙焕没吭声一低头便闪进了储物间。除了按部就班地干活,偶尔给几名保洁员分分工,朴龙焕很少说话,但一到饭点他会雷打不动地出现在集中了剩饭菜的餐桌前。

学生浪费少了,大家最欣喜

吴明华说,作为一个退休的老师,一名曾经的班主任,最欣喜的事情莫过于看到学生知错就改。“前两天,我看到一个男同学买了两个馒头放在桌子上,回头转身去拿菜,结果不小心把一个馒头碰到了地上,地板擦得很干净,我看到那个男同学把掉在地上的馒头捡起来擦了擦又放回了盘子里,我认为这个学生素质很高。”

罗玉龙说,他经常向吃光盘中餐的学生竖起大拇指表扬他们。张明则说,自己吃过苦受过罪,知道一粥一饭来得不易,虽然自己文化不高,但却愿意给大学生们讲讲当年的艰苦岁月,让同学们日子好了不要忘了忆苦思甜。